圣读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九龙圣祖 > 第1320章 突如其来的黑锅
    “这臭小子的命,怎地如此之大?”

    感应着天空之上那个粗衣少年,虽然气息极度萎靡,却终究没死的时候,巫逐空和魏独征的心中,都开始骂娘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可是堂堂的圣品天灵啊,连刚才炼云山和玄阴殿的三大强者,联手都没有将其挡住,反而是被其一击之下尽皆众伤。

    此刻天空之上的粗衣少年,明明只有半步天阶的层次,怎么这样的修为,在湖底和那圣品天灵大战,不仅是没有身死,反而将那圣品天灵弄得狼狈不堪呢?

    这些东西要是没有亲眼看到,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,云笑这一次所做到的事,真是太过出人意料了,甚至是这些腾龙大陆大佬们,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结果。

    无炎宫和斗灵商会,原本就和云笑有解不开的仇怨,如果后者就此身死在湖底,那倒是皆大欢喜,可是现在,他们的愿望明显是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云笑大哥,你没事,实在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见得那粗衣少年扑扇着雷翼飞临岸边,胡莹儿赶紧上前相扶,口气都有些哽咽了,刚才没有感应到云笑的气息之前,她担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柳寒衣莫晴灵丸等人,都是齐齐围了上来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,其中赤炎跃上云笑肩头,红羽回到其体内,就连天空之上的许红妆,也是乘着紫鸾降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区区圣品天灵,岂能伤得了我?”

    听得众人的关切之言,云笑也是颇为感动,虽然他体内伤势极重,但未免自己这些伙伴太过担心,不由在此刻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女果然齐齐翻了翻白眼,连灵丸都露出一抹不信之色,那可是圣品天灵,你当是土鸡瓦狗吗?

    尤其是众人刚才都清楚地看到,那发起威来的圣品天灵,可是连三大浮生境强者都挡不住的存在,你这样说话,又将青木乌钱三元等人置于何地?

    只是当此一刻,只要云笑没事,那就一切皆大欢喜,而在下一刻,云笑的目光,已是略过众人,转到了那边的诸多人类强者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薛殿主,既然你们及时赶到,应该是将那圣品天灵给收拾了吧?”

    先前的情况,处于湖底的云笑并没有看到,而他却是清楚地知道那圣品天灵幽河的状态,在那样的强弩之末下,没理由这些人类顶尖强者还收拾不了啊。

    “哼,要不是无炎宫和斗灵商会有两个贪生怕死之徒,又岂会让那孽障轻易逃掉?”

    听得云笑高声发问,薛天傲脸上先是掠过一抹尴尬之色,然后便是怒意满脸,指着路天闰和傅凌雪冷哼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,让它逃掉了?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完全在云笑的意料之外,虽然他在湖底的时候,并没有想过真能将那圣品天灵幽河击杀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人类一方的顶尖强者赶到,又是对上一个只剩下一两分实力的圣品天灵,没理由还能让其逃走啊?

    而下一刻,云笑的目光就转到了薛天傲手指所向的地方,只不过对于那一男一女,他尽都有些陌生,可以肯定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云笑倒是曾经在阴极城之中,见到过无炎宫宫主巫逐空和斗灵商会的总会长魏独征,当即猜到了其中的一些猫腻。

    “薛天傲,圣品天灵脱身而逃,明明你玄阴殿也有一份责任,现在全将之推到无炎宫和斗灵商会的头上,这个锅,我们可不背!”

    眼见薛天傲又要将这黑锅扣到自己的头上,巫逐空当然不干了,而这一次更是直呼其名,可见其心中的阴郁。

    虽然事实确实是路天闰和傅凌雪贪生怕死,才最终导致那圣品天灵逃走,可是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,恐怕对于两大顶尖势力的名声,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,他们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巫宫主说得没错,圣品天灵逃掉,咱们都有责任,要我说,最大的责任,恐怕还得由云笑这小子来负!”

    魏独征这个时候自然是和巫逐空同穿一条裤子的,而附和了无炎宫宫主一句之后,他的矛头,陡然之间却是转到了云笑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让得场中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,不过下一刻,诸如炼脉师总会的几大强者,还有云笑的几位同伴脸上,尽都是露出一抹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魏独征,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就连薛天傲也是一脸的不虞,这些家伙贪生怕死也就罢了,现在竟然要将脏水泼到云笑这么一个大功臣身上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要知道自云笑进入屠灵战场以来,从关山城开始,到临水太康,摩云烬霜数城,一路势如破竹,生生夺回了被异灵占领的十数座城池,最终直捣黄龙,攻入这无常岛总部。

    而且由于云笑的那些战绩,生生鼓舞了人类一方的士气,最终各方反攻,整个腾龙大陆外围东域,也就是屠灵战场,才算是重新回归了人类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云笑更是凭一己之力,独自将那圣品天灵弄得重伤。

    明明是无炎宫副宫主和斗灵商会副会长贪生怕死,现在却要将帽子扣到云笑身上,这颠倒黑白的能力,简直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或许场中只有无炎宫的两位,才没有这样的感觉吧,他们和云笑早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,好几位无炎宫伏地境的长老都死于云笑之手,落井下石那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魏独生的一双厉目,先是在薛天傲身上掠过,最后停留在了那个粗衣少年的身上,继续说道:“要不是云笑这小子不自量力,自作主张带着这些小家伙登上无常岛,而是多等我们一日,又岂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魏独征侃侃而谈,斗灵商会原本就和云笑不死不休,现在那圣品天灵已经不知去向,他的矛头,当然会第一时间指向云笑这个大敌了。

    “魏兄说得不错,云笑刚愎自用,不顾大局,鲁莽之下导致异灵逃脱,此事必须得有一个交待!”

    听得魏独征的这番说法,巫逐空眼前一亮,只几句话之间,就给云笑扣上了一顶天大的帽子,听起来就像云笑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一般。

    两位腾龙大陆顶而尖之的人物,竟然如此颠倒是非黑白,惊得众人都有些呆了,全然没有想到,一个拯救了人类族群的大功臣,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大罪人,这可真是从何说起?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莫晴气得浑身发抖,抬起手来指着那两大势力之主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反驳,毕竟以她的层次,比起那两位来,还是有些太低了。

    “两个不知所谓的老家伙,真以为腾龙大陆之上,就是你们无炎宫和斗灵商会说了算吗?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气息极度萎靡的粗衣少年,却是轻轻拍了拍莫晴的肩膀,缓缓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,开口的第一句话,就没有半点的客气。

    “巫逐空,魏独征,你们可知道那圣品天灵为何会变成刚才那副模样,又知不知道,我在这大湖之底,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云笑的口才,可远不是莫晴能比的了,听得他有些中气不足地侃侃说道:“当我们在屠灵战场奋勇杀敌的时候,你们在哪里?当无数热血修者死在异灵手中的时候,你们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贪生怕死,有什么资格在事后指责别人?”

    最终云笑用这一句斩钉截铁之言做了结语,哪怕某些东西,将炼脉师总会和玄阴殿也包括了进去,但是在薛天傲青木乌的心中,却都有着一种舒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诚如云笑所说,这一次由于人类高层决策的谨慎,不想掀起最终的大战,其实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而这个错误,很有可能让那圣品天灵修恢复到巅峰,甚至更进一步达到圣灵的层次,到时候整个腾龙大陆,都将覆灭在异灵的手中。

    是云笑识破了这个阴谋,又是云笑带着诸多人类修者直捣黄龙。

    可以说要不是云笑,屠灵战场的大战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,又会有多少人类修者前仆后继,将性命留在屠灵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云笑揭穿异灵这背后的图谋,哪怕是死上再多的人,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人类一方覆灭。

    一只可能达到圣灵层次的异灵强者,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类修者能够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可笑无炎宫和斗灵商会,因为两大副手的贪生怕死,放跑了那圣品天灵,又因为对云笑的私怨,在此刻发出指责,简直为人不齿。

    云笑的个性,可不是任由别人将黑锅扣到自己身上,而隐忍不发的。

    何况如他所说,此刻并不是由无炎宫和斗灵商会一手遮天,他的身后,也站着两尊强大的背景呢。

    只不过云笑明显是料错了那些家伙的脸皮厚度,虽然他所说的这些都是事实,但要让那两大势力轻易放过他,明显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