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读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> 399、完虐907【17】转机【加更2】
    墨上筠抵达现场的时候,燕归和姬珅的比赛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让她失望。

    燕归险胜。

    这也不算多意外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燕归一直都跟着言今朝、段子慕他们混,人是会学习的,尤其是在良好的氛围之下,燕归也是善于学习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有跟言今朝学习格斗,也有跟段子慕学习枪法。

    在她没日没夜的努力的时候,其他人也在没日没夜的努力。

    燕归进步显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归和姬珅躺倒在地。

    太累了。

    看似是随意的一场比试,实际上赌上了尊严、赌上了名誉,他们在格斗的时候,谁也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这下手的程度,要比在部队单纯的训练狠多了。

    顶多是没有下死手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他们都有光荣负伤。

    喘了几口气,鼻青脸肿的姬珅从地上坐起身,用胳膊撞了下燕归的肩膀,“真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因咧嘴而牵扯到嘴角的伤口,于是这笑容立即变得不伦不类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赖吧?”燕归也坐起身,抬手一抹嘴角,得意地挑眉。

    “长进这么大,没少费工夫吧?”

    姬珅活动了下胳膊,然后打量着燕归。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确实壮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下连队后练出来的,还是在他们那个劳什子部队里里练的。

    “哪能啊,轻轻松松的事儿。”燕归面不改色地吹嘘,“像我们这种受老天眷顾的人,是不需要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姬珅嗤笑一声,明显将他的说辞当空气,“能耐了吧?骄傲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真别说,”燕归朝姬珅伸出一根小拇指,但想了想,又换成了无名指,“算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姬珅差点儿吐他一脸的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燕归“嗬”了一声,瞪大眼睛,“不信?!”

    姬珅心想信你才出鬼,但刚一张口,冷不丁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,差点儿没当场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。

    “难得啊,对自己的实力有明确认知。”墨上筠懒洋洋的声音从头顶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墨墨!”

    燕归惊喜地回头,兴奋喊着的模样,就跟瞬间满血复活似的。

    跟他截然相反,一听到墨上筠的声音,姬珅就忍不住扶额,想藏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奶奶个熊,现在这个熊样被墨上筠看到……这脸可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然而,墨上筠却踱步朝他走来,一直慢悠悠地来到他身侧。

    “小神仙,这才几个月没见,连燕归都打不过了?”墨上筠将步枪往地上一杵,然后在他旁边蹲下身来,头朝他那个方向一偏,笑眯眯道,“尽顾着偷懒去了?”

    姬珅硬生生挤出一丝丝笑容来,“任务完成了,还有时间来说风凉话?”

    墨上筠轻笑着,“就你们这小猫两三只,还用得着我动手?”

    “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姬珅咬咬牙。

    过分。

    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一个耍他一顿后还要揍他一顿,一个还特地跑来奚落他……能不能有点儿时的革命友情?!

    墨上筠随手拿起一根树枝,慢条斯理地在手里把玩着,“对待敌人,没有过分一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小树枝“咔擦”一声被拦腰折断。

    姬珅被她这轻微的声响给惊得眼皮子一跳。

    此时,耳麦里陆续传来郁一潼和唐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我清查的地方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墨上筠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昨晚碰到的队伍,似乎也是七个人。

    今天这支队伍,她解决掉三个,燕归这边两个,郁一潼那边三个,加起来也是七个。

    在过来的路上,墨上筠让郁一潼和唐诗去地毯式搜寻一下,是否还有敌人的踪迹,如果她们没有发现的话,基本可以确定没有敌人了。

    于是,墨上筠满意地站起身,通过频道传达指令,“歼灭全体敌人,收工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啊?”

    燕归看了姬珅一眼,别有深意地说。

    姬珅朝他甩了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燕归乐呵呵的,又道:“也不算快的了,昨个儿我们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呢。”

    姬珅:“……”不把他气死是没完了是吧?!

    “勉强能交差。”墨上筠说着,拍了拍衣摆的泥土,然后道,“半个小时后,开会总结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燕归爽快应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段子慕也从隐蔽点撤离。

    燕归犹豫了一下,还是在姬珅旁边坐了会儿——虽然赢了,长脸了,但如果能继续气一气里姬珅的话,他还是蛮乐意的。

    难得看到姬珅能被自己气得脸色发青,燕归哈哈大笑,总算是满足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的时候,姬珅先前队伍的同伴给抓住了。——这位战友自被地雷淘汰后,就一直站在一边旁观,虽然自己的战友以非常惨烈的方式失败了,但他也不觉得伤心,蹲在一旁看得非常地乐呵。

    原因有三。

    一是他觉得燕归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二是他觉得姬珅失败也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三是他觉得燕归和姬珅在一起就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嘿,哥们儿,”那人抓住燕归的手腕,跟做贼似的,低声询问道,“你在你们那儿,真的算不上最强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,”燕归指了指自己那张童叟无欺的脸,“像吗?”

    那人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姬珅在一旁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唯一能说的是:无论搁哪儿,燕归那张纯真帅气的脸,都是挺招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但燕归的形象,跟“强”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实话吧,我在我们那儿,真不咋样。”燕归难得地说了句真话,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于是对方就更加迷糊了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这种“真不咋样”的货色,可是将他们队里数一数二厉害的姬珅给用拳头揍翻了的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先前将他们耍得团团转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傻眼了吧?”燕归笑嘻嘻地揽住那人的肩膀,“搁半年前,我也打不过他。这叫选择正确部队的重要性。不过说真的,我们家墨墨要是不离开你们那儿,你们这身功夫啊,肯定都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那人的胸脯,燕归心情非常不错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被留在原地的那人,倒是真的傻了眼。

    现在这状况……真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都是同样的特种部队,带出来的兵差距真的有那么大吗?

    姬珅将头盔取下来,抓了抓头发,仔细想着燕归先前的话,一时间也分不清燕归是在糊弄他们还是在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不过说真的,你一堂堂格斗教官去当别人的普通学员……这差距就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在集合之前,墨上筠跟总部汇报了下情况,然后又打探了下其余班的情况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他们不是最早完成任务的。

    游念语他们那个班的运气不错,天刚黑没多久,敌人就进攻了,结果被他们全歼,当场就收工走人了。

    墨上筠有点小不爽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不可抗力,没办法自己做决定的,所以稍微不爽一下,事情也就这么翻篇了。

    在她们两个班之后,言今朝的班也宣布收工,其余的班还在作战状态中。

    ——主要是敌人不进攻,或者难寻踪迹,他们想尽早解决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了解完后,墨上筠就回到集合地,开了个小型会议,用三分钟做了个总结,然后就拍拍手让他们收拾“残局”去了。

    地雷和诡雷都得拿走,陷阱也得收拾妥当,免得伤害到别人。

    不过墨上筠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这一任务都已经宣布结束了,但对方小组在进行撤离的时候,一连碰到她制作的好几个陷阱,也不知是谁那么倒霉,弄得满地狼藉,墨上筠看着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红队,指挥部。

    一点刚过,陈宇就收到第四支队伍全歼的消息。

    帐篷里没有听到他发火的动静,但明显能感觉到整个帐篷内部以及周边的气压都阴沉沉的,走近一步就倍感压力。

    在外面站岗亦或是路过的战士们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生怕一不小心就有灭顶之灾降临。

    实在是憋屈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昨晚没有一个队伍能坚持到最后获胜,短时间内全部被歼灭。

    白天他们还得到消息,gs9那群人竟然不是在规定时间内抵达,最起码要比规定时间晚半个小时——也就是说,他们抵达后基本没有什么准备的时间,直接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简直嚣张到让人不知该骂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晚上这次行动,他们都希望907这群人能争口气,把昨天受到的气一并还回来,但没有想到,这个夜晚刚过去一半,就有四支队伍被歼灭了!

    这战绩要是拿出去,他们都觉得耻辱!

    季若楠就是在这种恐怖氛围之下赶到的。

    刚一下直升机,她就听人说明了大致情况,然后马不停蹄地往陈宇所在的帐篷赶去。

    正好,碰上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易茴。

    “陈队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一见到易茴,季若楠就直接询问道。

    易茴朝后面的帐篷看了一眼,不知该怎么形容,遂干脆道:“你进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往前走了一步,季若楠在路过易茴的时候忽然止步,然后问:“你有事要做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里面气氛太压抑,她就想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偷懒了,”季若楠道,“紧急会议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季若楠已经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易茴停顿了一下,然后也转身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听到季若楠在外面的说话声,陈宇一见到她,就拧起眉头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跟您说吗?”季若楠反问了一句,然后笑道,“听说我们败得太惨,就没有打过这么惨的仗,907里子面子都给败光了,所以上头紧急把我调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宇烦躁道:“你来了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面对季若楠,陈宇素来没什么好态度。

    原因有好几个,如季若楠是墨上筠给推荐过来的;季若楠一来就没怎么搭理过陈宇,只顾着做事;行事风格虽然跟墨上筠不大一样,但总归有些破毛病让陈宇看不惯……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上头让陈宇跟季若楠搞好关系,不要再闹到墨上筠那种地步,他下定决心打算找季若楠聊聊的时候,季若楠直言甭费心了,就像他暂且不认可她一样,她也不认可他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很乖张,很气人。

    而且,跟墨上筠完全不是同一种气人的方式。

    陈宇一直容忍着季若楠,就是不想让季若楠跟墨上筠一样,有一次再闹一场。

    当然后来关系有所好转,但也是一张口就互相喷火药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可能他们觉得,如果你们这群对gs9一无所知的都派不上用场的话,或许可以用一下我这种跟gs9接触过的。”季若楠道,“最起码,不会输得那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陈宇本想就她的讽刺好好反击一番的,但听着季若楠后面的话,多少有点在意。

    季若楠曾经跟墨上筠、以及gs9的队长当过同事,合作过一段时间,应该是对他们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从训练方式上面,或许能看出点什么来……

    于是,陈宇难得的没有同季若楠计较她阴阳怪气的讽刺,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