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读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剑鸣九天 > 第1475章 玄冥本体
    天女轻声一叹:“回来吧!孩子!”

    无论眼前这个人的轮回,到底有多可怕,在天女眼里,她始终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温雨晴不语,思绪有些复杂,也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天女又道:“你开启了祭坛,只会让他们更加的如愿。”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开启祭坛,那位大人又怎么能回来?

    温雨晴目光暗淡,足足缓了十来个呼吸,她的视线重新明亮起来,似乎冷静了不少,也似乎已经想清楚了许多,她挤着笑容:“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仅仅是温雨晴,她还是残阳神殿的九天玄女,初代生命,九大神明之一。

    而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弥补岁月以前犯下的大错。

    无论结果如何……

    她接着说道:“你们走吧!玄冥很强大,他是准帝,而且,他身后还有个更加强大的存在,你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天女木然。

    陈梦与曼玉华也没有说话,更加没有离去的想法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几分钟,就在这一刻,地狱又一次降临了,浓浓的黑色笼罩着这片区域,仿佛是世界末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玄冥来了。

    温雨晴心头一震,凝着视线,因为她看到了玄冥脚下的那一个轮盘,那是轮回盘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并非是真正的轮回道,只不过是模仿打造出来的神兵而已。

    可纵然如此,这轮回盘在岁月以前,也是一个染过帝血的存在,极其可怕。

    浓密的死亡之力,涌入这里,覆盖了所有。

    玄冥冰冷的声音传来:“嘿嘿,都是来找死的吗?”他的声音给人一种刺骨寒冰的冷意,仿佛洞穿了灵魂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天女不语,撑开眼瞳,一念风起,一念山河……黑色的天空,被一抹耀眼的光芒刺破了,那是她的道法,属于天女的法。

    玄冥视线一凝,紧盯着她:“是你?”他想起了,这数百年来,在钟家的身边多了一个天女,不曾想到,那天女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天女身上带着诅咒,如今,诅咒之力却消散不见,原来钟家是在帮助她解开诅咒。

    光芒如同山河压向这里,黑色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冥兵不复存在,但玄冥还在,他堂堂准帝,自然不会被光芒所摄,目光依旧冰冷的看着他们,戏谑的说道:“没用的,我可是玄冥。”

    不错,阴阳子麾下最为强大的那一位,虽然不曾证道,却斩杀过大帝。

    漫长的岁月下来,他的战斗力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青色的箭矢,从很遥远的地方刺入这里,速度很快,转眼间至前,一下子贯穿了玄冥的胸膛,洒落下一连串妖异的血液,而他的身子也被带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余梦婷来了,手中握着青色的长弓,那不是帝兵,却近乎媲美帝兵,也是远古时代的神兵了。

    她迎着这片北原而来,在白茫茫的世界中,显得如此的耀眼与瞩目,几步之下,人便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她开口:“这里是神魔大陆,不是地狱。”

    呵呵……

    玄冥笑了,伤口快速愈合,他回到这里,脚下的轮回盘猛地一震,迅速爆发出乌光,他冷笑道:“一尊大圣,几个圣人,也妄想与我争锋?看来你们是对准帝的不了解啊!”

    帝的气机,弥漫起来,压住了一切道法。

    几女凛然。

    余梦婷面无表情,再次拉开青色的长弓,然而这一次,她的箭矢根本无法近身,直接粉碎了。

    陈梦祭出天符,奈何自身的境界太低了,也无法触及玄冥。

    天女低语:“你们不要妄动。”

    玄冥怒喝一声:“进入轮回吧!愚蠢的你们。”轮回盘彻底复苏了,那种神性而可怕的力量笼罩着这里,刹那间,她们被禁锢了,无法动弹,不仅如此,那种神性而可怕的力量仿佛要淹没神魂。

    嗷吼!

    曼玉华一声怒吼,磅礴的妖力爆发出来,粗大的身躯开始浮现,她几个翻滚,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前方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她连轮回之力也吞噬了。

    玄冥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这种操作?什么鬼?

    大陆上仅存的一条螭龙,完全继承了龙族的传承,复苏了那种强大而可怕的血脉,再加上李逸的教导,还有给予的道法,让她在修行的路上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用“偏”来形容,如同陈梦的道法,方雪雪的道法。

    玄冥冷静下来,很是意外的说道:“你这条龙居然也修行了轮回。”

    和李逸的轮回不一样,她的轮回只有一种奥义,那便是死亡,所以,她可以吞噬玄冥所爆发出来的轮回之力。

    曼玉华不语,身形一摆,粗大的龙尾猛地拍了过来,这片天空轰隆隆作响的坍塌,道法肆意蔓延,死亡之力如若海啸掠过这里。

    玄冥愕然,急速倒退,他现在的都搞不清楚,到底自己是地狱中的人,还是眼前这个人是?

    那浓密的死亡之力,夹带着深邃的轮回,连他都没有这样修行过。

    几步倒退,避开了曼玉华的攻击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没有了轮回盘的压制,青色的箭矢一下子贯穿了这里,再次射入玄冥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沉,隐隐动怒:“蝼蚁。”

    道法不强,境界不高,却屡屡伤他,怎能让人不怒?

    然而,一张符箓,不知何时,已经悬挂在高空,那密密麻麻的符道之力,古老的烙印,禁锢了这里,连同光芒都无法穿透。

    最终,符箓压了下去,猛地一震,轰隆巨响,浩瀚的灰尘涌出。

    玄冥的身躯就这样被压了下去,就像是被一张大网困住了。

    陈梦开口: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天女点点头,指尖蠕动的光芒,道法的释放,刹那间形成了一个永恒,那是一道并不深邃的光芒,却如此的神圣,划破了天空,斩向玄冥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剑芒斩入他的体内,不断的瓦解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玄冥惨叫一声,面容狰狞起来,厉声喝道:“该死,你们都该死。”堂堂准帝,居然被几个蝼蚁压着打,那是岁月以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愤怒无比,撑开黑色的眼瞳,砰的一下,从身后长出一对巨大羽翼。

    几女见状,脸色变幻,任谁都看得出,玄冥要显化本体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