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读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师父又掉线了 > 第六百四五章 修行方向
    左书鸣吓了一跳,往后仰了仰却还是老实的回答道,“我……我想成为剑修!”

    “当真!”孤月更加激动了,直接一把拎起他的领子,一字一句的道,“你确实是剑修,不是休修?!”

    “是剑修啊?”休修什么鬼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孤月突然僵住,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个说不出味道的怪异表情,眼里仿佛有什么正要喷涌而出似的。半会才松开他的衣领,一本正经的道,“没有!完全没有问题!剑修什么的最好了,你很适合剑修,特别适合!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终于……终于有一个想修剑的弟子了,好想哭!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左书鸣神色一喜,半会又似是想到什么,神奇变了变,“可是我们派中并没有剑修,藏书阁中关于剑法也很少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啊!”孤月直接打断他的话,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,“剑法是吧?你要什么样的?天地玄黄哪个级别都有,对了你是水木火三灵根,就先学水雾剑法吧,你才筑基最适合了。还有你年纪大了,练体也要赶紧跟来来,这才能把剑法发挥到极至,当然也不能练太多了!”太多就跟无敌派那些金钢芭比一样练成体修了,“还有你现在可以试着寻找一件本命法器了,这样有助你领悟剑气……”

    他哗啦啦倒豆子似的说了一大堆,听得左书鸣一脸懵逼。他只是想修剑而已,为啥孤月兄看起来比他还兴奋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想起当年好像从旬书那里拿……呃换了一块赤炎玄铁,刚好你有火灵根,煅造一下正好做你的本命法器。”说完,他直接从储物袋里掏出巴掌大一块全身火红,如同琉璃一样的晶石。再顺便拿出了一块水雾剑法的玉简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左书鸣猛的瞪大了眼睛,瞅了瞅他手上的东西,虽然从来没见过,但光是看着上面浓郁得仿佛化不开的灵气,也知道并非凡品。他连忙摇了摇头道,“不行!孤月兄已经助我良多,我怎么可以随便拿你的东西。况且这东西一看就很珍贵,想必孤月兄也是废尽功夫才拿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都是剑……都是朋友嘛,也没废什么功夫。”只是顺手装进来的。

    左书鸣却摇头摇得更坚决了,“就因为是朋友,我们更不应该占孤月兄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孤月上下扫了他一眼,笑得越加开心的道,“看你说的,你叫我一声孤月兄,那就不必算得这么清楚。”他直接把那功法塞进他手里,拍了拍肩道,“来来来拿着,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随时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他仍旧一脸犹豫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孤月直接打断,拍了拍他的肩一脸语重心长的道,“你放心,看在都是朋友的份上,我怎么会让你为难呢?知道你困难,这些功法和法器,我会……先帮你记在账上的!”

    说着他话风一转,直接掏出了一本厚厚的账本,唰啦啦翻动起来,隐隐还能看到上前,不断闪过的“胖子”字样!

    左书鸣:“……”原来这都是要算钱的吗?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没学铸器,想必无法将这赤火玄铁铸造成形。我认识一个朋友,他练器的手艺不错。要不我先托他帮你铸成灵剑后,你再温养成本命法器如何!”

    “啊!啊?”左书鸣一脸懵逼,完全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决定了!”孤月直接收起了那块晶石,“这铸造费、原料费、功法费,以及中介费等等,我给你打个九点九折,取个整数就算二百五十万极品灵石吧,都是朋友嘛!放心我那铸器的兄弟很靠谱的!”

    倾家荡产的朋友左书鸣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靠谱的铸器朋友羿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书鸣着手上的功法玉简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等等,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为什么突然就负债两百五十万,还是极品灵石了!事情发展太快,完全反应不过来啊喂。

    “今天天气不错!”到时旁边的孤月笑得一脸春暖花开的样子,难得看他的眼里不是满满的鄙视,而是多了几分欣赏之意,“择日不如撞日,现在就开始练剑吧!”

    “啊!啊?”左书鸣还在懵,下意识回了一句,“可我现在并没有灵剑,而且……”他还没看过这玉简的内容啊!

    “没关系我有啊。”孤月刷的一下就掏出了一把灵剑塞到了他手里,“拿着,先租给你,不贵一块灵石一天!都是朋友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已经快不认识朋友这两个字了!

    “左师弟!”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,一个一身粉衣的俏丽女子就走了进来,朝着两人温婉一笑,“恭喜两位师弟入了内门,不知道在主峰住得如何?可有什么难处?”

    左书鸣回头看了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转身行了个礼道,“见过舒宜师姐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那个入侵者舒宜,也不知道她是哪根筋不对,自从那日灵田后,她便时不时的过来,在左书鸣面前晃一圈,态度一次比一次温柔,各种嘘寒问暖。看左书鸣的眼神,也是各种含羞带怯。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,凭谁都可以看得出几分来。演技也算是登峰造极了,可惜左书鸣好像有点瞎!

    “左师弟不必这么客气。”舒宜笑得更加温柔了,“直接唤我一声舒宜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礼不可废!”他回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舒宜只好叹了一声,四下看了看,眼神扫过一边的孤月,意有所指的道,“不知师弟在这住得可还好?主峰弟子多,我看着弟子堂的管事,可是找了一番功夫,才将你二人安排到相临的位置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此处是师姐帮忙安排的。”左书鸣眼睛一亮,一脸感激的道,“多谢师姐相助!”能跟熟悉的住得近,确实算是他省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舒宜想得更加温柔了,“对了,我是来通知你,明日在丹晨峰峰主会亲自开堂授课。我爹可是几十年都没有亲自开课了,你可不要错过。”